3分11选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3分11选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3分11选五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4 05:37:12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提前了很多,但要思考如果更快一点、更早一点结果会怎么样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资料图:去年3月白岩松在全国两会上  新京报记者陶冉 摄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到现在为止,武汉红会、湖北红会想开发布会都开不了。我记得1月底采访时任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,特别提出红十字会能否三天开一次新闻发布会,他回答得很爽快,但后来去推进的时候,没人同意,最后不了了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同时是志愿者协会副会长、主持人协会副会长,过去我可能就是个兼职。这次疫情扑面而来的声音,反而觉得我要做更多的事情,去推动改革。大家有很多不了解、不理解和误解,需要你去做更多的工作慢慢去消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,这是最有价值的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去年9月,我成为中国红会的兼职副会长。当时官网就发布了消息,很多人不知道,但这是公开的信息。兼职没有级别、没有办公桌、没有一分钱工资,还要往里搭钱。除了挨骂的话,我不会从红会拿走任何东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次疫情报道,媒体界需要思考和改进的地方,还有很多。这些年来我们天天探讨新媒体、融媒体,但问题是,我们还有多少记者会提问?还有多少采集事实的能力?我们是不是这个社会最好的记者?我们有多少人能坚持一辈子不提拔就做一个好记者?媒体也应去思考,不管新媒体旧媒体,还是未来新型媒体,专业精神是永不过时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公开透明须用机制去解决,而不是用嘴去解决。机制确定赋权,给他们这个权力,规定疫情初期发布会一天一次、中期三天一次等,有什么问题大家来提,信任就会建立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谈及我们最应该从此次疫情学到什么,白岩松说,政府决策者在决策时要听取专家意见,要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,这个启示非常重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岩松:我有时开玩笑说,我也是一个逆行者,我也是“卧底“。“兼职”的“兼”我理解还有“监督”的意思,要不然为何选择让媒体人来做这件事?我和红会没有任何利益关系,当官对我个人来说,十几年前我在书里写了,答案是“绝对不可能当官”。